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上:半藏篇、狂鼠篇

守望先锋的节日毕竟最像节日,多拉多、暴雪乐园这些地方自不必说,就连月球基地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

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紧接着就是嘹亮的歌声:“不在沉默中五金,就在沉默中掉线。”

我是正在这一夜回到我的故乡——守望先锋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我要完成一件愿望:写下我所知道的,关于守望先锋的故事。

半藏正传

在岛田家族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杆旗子,一杆是源氏的龙旗,还有一杆也是源氏的龙旗。

我要给半藏做正传,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但一面要做,一面又往回想,究竟半藏是个如何一样的人,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。而终于想起了半藏,他实在过于经典且受爱,还是要写一写他的笔墨。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半藏不独是姓名籍贯有些渺茫,连他先前的“战绩”也渺茫。因为守望先锋的人们之于半藏,只要他帮忙,只拿他开玩笑,从来没有留心他的“战绩”的。而半藏自己也不说,独有和C位英雄单挑口角的时候,间或瞪着眼睛道:

“我的身法箭术先前——比你阔得多啦!你算是什么东西!”

半藏没有家,住在花村的祠堂里;也没有固定的职业,只给人家做短期射手,法拉飞天就射箭,天使飞天就射箭,就连狂鼠飞天也找他射箭。彷佛他天生擅长射飞天的箭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争斗略长久时,他也间或玩点绕后偷袭、狂放“岚”箭的把戏,但一完就走了。所以,坦克们开团的时候,也还记起半藏来,然而记起的是随缘射箭,并不是“行状”;一闲空,连半藏都早忘却,更不必说他的“战绩”了。只是有一回,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:“半藏真能射!”这时半藏赤着膊,懒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他面前,别人也摸不着这话是真心还是讥笑,然而半藏很喜欢。

半藏又很自尊,所有守望先锋的人,全不在他眼神里,甚而至于对于两位“狗位”大师也有以为不值一笑的神情。夫铁拳者,将来恐怕要被狠狠削弱者也;铁拳他都不怵,更何况源氏,除帅之外,只会拔刀逛街。而半藏在精神上独不表格外的崇奉,他想:我的随缘箭会阔得多啦!

狂鼠日记

今天晚上,很好的月光。

狂鼠不见那个卤蛋光头,已是三十多年;今天见了,狂鼠精神分外爽快。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,全是发昏;然而须十分小心。不然,那艾什家的鲍勃,何以看我两眼呢?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狂鼠怕得有理。

今天全没月光,狂鼠知道不妙。早上小心出门,铁拳的眼色便怪:似乎怕狂鼠,似乎想害狂鼠。还有七八个和铁拳模样相仿的黑卤蛋,交头接耳地议论他,张着嘴,对狂鼠笑了一笑;狂鼠便从头直冷到脚根,晓得他们布置,都已妥当了。

狂鼠想:我同铁拳有什么仇,同黑爪的人又有什么仇;只有二十年以前,把死神先生的“Spa!Spa!Spa!”,录了个音,死神先生很不高兴。铁拳虽然不认识他,一定也听到风声,代抱不平。

约定路上的人,同狂鼠作冤对。但是奶妈天使呢?那时候,她还没有掏出小手枪,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,似乎怕,似乎想害狂鼠。她曾经是个粉红天使,曾经那么美,还给他牵过奶线。这真教狂鼠怕,教狂鼠纳罕而且伤心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晚上总是睡不着。凡事须得研究,才会明白。

奶妈们也有给源氏拔刀切死过的,也有给死神“带带带”过的,也有76插奶棒抢了饭碗的,也有自家C位被坦克锤死的;奶妈们那时候的脸色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
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,打他的鲍勃,嘴里说道,“老子呀!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!”她眼睛却看着狂鼠。狂鼠出了一惊,遮掩不住;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,便都哄笑起来。路霸赶上前,硬把狂鼠拖回家中了。

拖狂鼠回家,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他;他们的脸色,也全同别人一样。进了书房,便反扣上门,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。这一件事,越教狂鼠猜不出底细。

想起来,狂鼠从顶上直冷到脚跟。

铁拳们会切脆皮,就未必不会切他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你看那女人“咬你几口”的话,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,和前天小天使的话,明明是暗号。狂鼠看出铁拳话中全是毒,笑中全是刀。他们的大拳头,全是黑漆漆的“毁天灭地”,这就是切脆皮的家伙。

照狂鼠自己想,自己虽然不是恶人,但自从录了死神的开大语音来恶搞,可就难说了。黑爪们似乎别有心思,狂鼠全猜不出。况且黑爪们一翻脸,便说人是恶人,是团战毒瘤。狂鼠还记得死神铁拳们教他瞄准,无论怎样的好徒弟好队友,翻他几句,他便怒不可遏,狂怒着在你头上打上数不上的肿包;黑百合稍微不听他们的话,私下悄悄练枪去狙人,他便“噌”得一下冒出:“妹妹你在狙谁呢?上勾拳!”

狂鼠哪里猜得到黑爪们的心思究竟怎样;况且是他们要切人的时候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凡事总须研究,才会明白。古来时常有奶和C这种脆皮被切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翻开对战记录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“060才是守望先锋的浪漫”“什么222、什么303都是邪教异端”几个字。

狂鼠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四个字是“毁天灭地”!

对战记录上写着这许多字,奶妈们说了这许多话,却都笑吟吟地睁着怪眼看狂鼠。

狂鼠心中终于惊悚大悟:我也是200血的脆皮,铁拳想要切我了!

下:安娜篇、铁拳篇

守望先锋的节日毕竟最像节日,多拉多、暴雪乐园这些地方自不必说,就连月球基地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

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紧接着就是嘹亮的歌声:“不在沉默中五金,就在沉默中掉线。”

我是正在这一夜回到我的故乡——守望先锋。

我要完成一件愿望,写下我所知道的,关于守望先锋的故事。

一、安娜嫂

镇上的人们也仍然叫她安娜嫂,但音调和先前很不同;也还和她讲话,但笑容却冷冷的了。

她全不理会那些事,只是直着眼睛,和大家讲她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: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她说:“我单知道站点图是半藏在月球基地里没有飞天的人射,会到阿努比斯神殿里来;我不知道推车图也会有。我一大早起来就开了出生点的大门,拿生物步枪装了满满一枪麻醉镖,叫我们的艾玛莉飞到到天空上放炮去。

“法拉她是很听话的孩子,我的话句句听;她就出去了。我就在屋后打奶枪,扔麻醉镖,麻醉镖扔光了,打算来个激素提神醒脑。我叫:‘法拉,你被强化了!’没有应。出去一看,只见火箭弹幕撒得满地,没有我们的法拉了。各处去一向,都没有。我急了,央76和大锤快快去寻去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“直到下半天,几个人寻到阿努比斯神殿深处里,看见高高的神殿柱子上挂着一只她的推进背包。大家都说,完了,怕是遭了半藏了;再进去;果然,他躺在坟墓里,身上的火箭发射器已经都给射空了,可怜她嘴里还紧紧地要喊着‘天降正义’呢……”

她于是淌下眼泪来,声音也呜咽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这故事倒颇有效,C位们听到这里,往往敛起笑容,没趣地走了开去;奶妈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,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,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。有些老T位坦克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,便特意寻来,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。直到她说到呜咽,他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,叹息一番,满足地去了,一面还纷纷地评论着。

二、忆铁拳

铁拳,伤害值高,护甲值高,位移值高,而且“仇恨值”也高,本来几乎是一个“完人”了,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。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,颇有几处不知于何时的癞疮疤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这虽然也在他身上,而看铁拳的意思,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,因为他讳说“癞”以及一切近于“赖”的音,后来推而广之,“光”也讳,“亮”也讳,再后来,连“灯”“烛”都讳了。一犯讳,不问有心与无心,铁拳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,估量了对手,像和尚这样没有位移的他便一顿“上勾拳”,没有护甲、血量又残的他便“唰唰”手炮;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,总还是铁拳吃亏的时候多。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,大抵改为怒目而视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谁知道铁拳采用怒目主义之后,守望先锋的脆皮们便愈喜欢玩笑他。一见面,他们便假作吃惊地说:“哙,亮起来了。”

铁拳照例地发了怒,他怒目而视了。

“原来有保险灯在这里!”奶妈们并不怕。

铁拳没有法,只得另外想出报复的话来:

“你还不配……”这时候,又仿佛在他头上的是一种高尚的光容的癞头疮,并非平常的癞头疮了;但上文说过,铁拳是有见识的,他立刻知道和“犯忌”有点抵触,便不再往底下说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脆皮们还不完,只撩他,于是终而至于打。铁拳在形式上打败了,被人揪住身子,在壁上碰了四五个响头,聚众的奶妈和C位们这才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。铁拳站了一刻,心里想,“我总算被200血都不到的脆皮打了,现在的世界真不像样……”于是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。

铁拳想在心里的,后来每每说出口来,所以凡是和铁拳玩笑的人们,几乎全知道他有这一种精神上的胜利法,此后每逢揪住他黄辫子的时候,人就先一着对他说:“铁拳,这不是脆皮打狗位,是奶妈和C爸打脆皮。自己说:奶妈和C爸打脆皮!”

铁拳两只拳头都护住了自己,歪着头,说道:“打残血,好不好?我是残血——还不放么?”至于此,脆皮们心满意足的走掉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但铁拳立刻转败为胜了。他擎起右手,用力的在自己脸上连打了两个“上勾拳”,热剌剌的有些痛;打完之后,便心平气和起来,似乎打的是自己,被打的是别一个自己,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别个一般,——虽然还有些热剌剌,——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躺下了。

铁拳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敌之后,便愉快的跑到酒店里喝几碗酒,又和别人调笑一通,口角一通,又得了胜,愉快的回到土谷祠,放倒头睡着了。

“毁天灭地!”梦里似有回响,他睡着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<

上:半藏篇、狂鼠篇

守望先锋的节日毕竟最像节日,多拉多、暴雪乐园这些地方自不必说,就连月球基地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

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紧接着就是嘹亮的歌声:“不在沉默中五金,就在沉默中掉线。”

我是正在这一夜回到我的故乡——守望先锋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我要完成一件愿望:写下我所知道的,关于守望先锋的故事。

半藏正传

在岛田家族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杆旗子,一杆是源氏的龙旗,还有一杆也是源氏的龙旗。

我要给半藏做正传,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但一面要做,一面又往回想,究竟半藏是个如何一样的人,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。而终于想起了半藏,他实在过于经典且受爱,还是要写一写他的笔墨。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半藏不独是姓名籍贯有些渺茫,连他先前的“战绩”也渺茫。因为守望先锋的人们之于半藏,只要他帮忙,只拿他开玩笑,从来没有留心他的“战绩”的。而半藏自己也不说,独有和C位英雄单挑口角的时候,间或瞪着眼睛道:

“我的身法箭术先前——比你阔得多啦!你算是什么东西!”

半藏没有家,住在花村的祠堂里;也没有固定的职业,只给人家做短期射手,法拉飞天就射箭,天使飞天就射箭,就连狂鼠飞天也找他射箭。彷佛他天生擅长射飞天的箭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争斗略长久时,他也间或玩点绕后偷袭、狂放“岚”箭的把戏,但一完就走了。所以,坦克们开团的时候,也还记起半藏来,然而记起的是随缘射箭,并不是“行状”;一闲空,连半藏都早忘却,更不必说他的“战绩”了。只是有一回,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:“半藏真能射!”这时半藏赤着膊,懒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他面前,别人也摸不着这话是真心还是讥笑,然而半藏很喜欢。

半藏又很自尊,所有守望先锋的人,全不在他眼神里,甚而至于对于两位“狗位”大师也有以为不值一笑的神情。夫铁拳者,将来恐怕要被狠狠削弱者也;铁拳他都不怵,更何况源氏,除帅之外,只会拔刀逛街。而半藏在精神上独不表格外的崇奉,他想:我的随缘箭会阔得多啦!

狂鼠日记

今天晚上,很好的月光。

狂鼠不见那个卤蛋光头,已是三十多年;今天见了,狂鼠精神分外爽快。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,全是发昏;然而须十分小心。不然,那艾什家的鲍勃,何以看我两眼呢?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狂鼠怕得有理。

今天全没月光,狂鼠知道不妙。早上小心出门,铁拳的眼色便怪:似乎怕狂鼠,似乎想害狂鼠。还有七八个和铁拳模样相仿的黑卤蛋,交头接耳地议论他,张着嘴,对狂鼠笑了一笑;狂鼠便从头直冷到脚根,晓得他们布置,都已妥当了。

狂鼠想:我同铁拳有什么仇,同黑爪的人又有什么仇;只有二十年以前,把死神先生的“Spa!Spa!Spa!”,录了个音,死神先生很不高兴。铁拳虽然不认识他,一定也听到风声,代抱不平。

约定路上的人,同狂鼠作冤对。但是奶妈天使呢?那时候,她还没有掏出小手枪,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,似乎怕,似乎想害狂鼠。她曾经是个粉红天使,曾经那么美,还给他牵过奶线。这真教狂鼠怕,教狂鼠纳罕而且伤心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晚上总是睡不着。凡事须得研究,才会明白。

奶妈们也有给源氏拔刀切死过的,也有给死神“带带带”过的,也有76插奶棒抢了饭碗的,也有自家C位被坦克锤死的;奶妈们那时候的脸色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
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,打他的鲍勃,嘴里说道,“老子呀!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!”她眼睛却看着狂鼠。狂鼠出了一惊,遮掩不住;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,便都哄笑起来。路霸赶上前,硬把狂鼠拖回家中了。

拖狂鼠回家,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他;他们的脸色,也全同别人一样。进了书房,便反扣上门,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。这一件事,越教狂鼠猜不出底细。

想起来,狂鼠从顶上直冷到脚跟。

铁拳们会切脆皮,就未必不会切他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你看那女人“咬你几口”的话,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,和前天小天使的话,明明是暗号。狂鼠看出铁拳话中全是毒,笑中全是刀。他们的大拳头,全是黑漆漆的“毁天灭地”,这就是切脆皮的家伙。

照狂鼠自己想,自己虽然不是恶人,但自从录了死神的开大语音来恶搞,可就难说了。黑爪们似乎别有心思,狂鼠全猜不出。况且黑爪们一翻脸,便说人是恶人,是团战毒瘤。狂鼠还记得死神铁拳们教他瞄准,无论怎样的好徒弟好队友,翻他几句,他便怒不可遏,狂怒着在你头上打上数不上的肿包;黑百合稍微不听他们的话,私下悄悄练枪去狙人,他便“噌”得一下冒出:“妹妹你在狙谁呢?上勾拳!”

狂鼠哪里猜得到黑爪们的心思究竟怎样;况且是他们要切人的时候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凡事总须研究,才会明白。古来时常有奶和C这种脆皮被切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翻开对战记录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“060才是守望先锋的浪漫”“什么222、什么303都是邪教异端”几个字。

狂鼠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四个字是“毁天灭地”!

对战记录上写着这许多字,奶妈们说了这许多话,却都笑吟吟地睁着怪眼看狂鼠。

狂鼠心中终于惊悚大悟:我也是200血的脆皮,铁拳想要切我了!

下:安娜篇、铁拳篇

守望先锋的节日毕竟最像节日,多拉多、暴雪乐园这些地方自不必说,就连月球基地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

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紧接着就是嘹亮的歌声:“不在沉默中五金,就在沉默中掉线。”

我是正在这一夜回到我的故乡——守望先锋。

我要完成一件愿望,写下我所知道的,关于守望先锋的故事。

一、安娜嫂

镇上的人们也仍然叫她安娜嫂,但音调和先前很不同;也还和她讲话,但笑容却冷冷的了。

她全不理会那些事,只是直着眼睛,和大家讲她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: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她说:“我单知道站点图是半藏在月球基地里没有飞天的人射,会到阿努比斯神殿里来;我不知道推车图也会有。我一大早起来就开了出生点的大门,拿生物步枪装了满满一枪麻醉镖,叫我们的艾玛莉飞到到天空上放炮去。

“法拉她是很听话的孩子,我的话句句听;她就出去了。我就在屋后打奶枪,扔麻醉镖,麻醉镖扔光了,打算来个激素提神醒脑。我叫:‘法拉,你被强化了!’没有应。出去一看,只见火箭弹幕撒得满地,没有我们的法拉了。各处去一向,都没有。我急了,央76和大锤快快去寻去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“直到下半天,几个人寻到阿努比斯神殿深处里,看见高高的神殿柱子上挂着一只她的推进背包。大家都说,完了,怕是遭了半藏了;再进去;果然,他躺在坟墓里,身上的火箭发射器已经都给射空了,可怜她嘴里还紧紧地要喊着‘天降正义’呢……”

她于是淌下眼泪来,声音也呜咽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这故事倒颇有效,C位们听到这里,往往敛起笑容,没趣地走了开去;奶妈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,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,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。有些老T位坦克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,便特意寻来,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。直到她说到呜咽,他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,叹息一番,满足地去了,一面还纷纷地评论着。

二、忆铁拳

铁拳,伤害值高,护甲值高,位移值高,而且“仇恨值”也高,本来几乎是一个“完人”了,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。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,颇有几处不知于何时的癞疮疤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这虽然也在他身上,而看铁拳的意思,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,因为他讳说“癞”以及一切近于“赖”的音,后来推而广之,“光”也讳,“亮”也讳,再后来,连“灯”“烛”都讳了。一犯讳,不问有心与无心,铁拳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,估量了对手,像和尚这样没有位移的他便一顿“上勾拳”,没有护甲、血量又残的他便“唰唰”手炮;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,总还是铁拳吃亏的时候多。于是他渐渐的变换了方针,大抵改为怒目而视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谁知道铁拳采用怒目主义之后,守望先锋的脆皮们便愈喜欢玩笑他。一见面,他们便假作吃惊地说:“哙,亮起来了。”

铁拳照例地发了怒,他怒目而视了。

“原来有保险灯在这里!”奶妈们并不怕。

铁拳没有法,只得另外想出报复的话来:

“你还不配……”这时候,又仿佛在他头上的是一种高尚的光容的癞头疮,并非平常的癞头疮了;但上文说过,铁拳是有见识的,他立刻知道和“犯忌”有点抵触,便不再往底下说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脆皮们还不完,只撩他,于是终而至于打。铁拳在形式上打败了,被人揪住身子,在壁上碰了四五个响头,聚众的奶妈和C位们这才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。铁拳站了一刻,心里想,“我总算被200血都不到的脆皮打了,现在的世界真不像样……”于是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。

铁拳想在心里的,后来每每说出口来,所以凡是和铁拳玩笑的人们,几乎全知道他有这一种精神上的胜利法,此后每逢揪住他黄辫子的时候,人就先一着对他说:“铁拳,这不是脆皮打狗位,是奶妈和C爸打脆皮。自己说:奶妈和C爸打脆皮!”

铁拳两只拳头都护住了自己,歪着头,说道:“打残血,好不好?我是残血——还不放么?”至于此,脆皮们心满意足的走掉了。

同人作品 当鲁迅认识守望先锋的角色后

但铁拳立刻转败为胜了。他擎起右手,用力的在自己脸上连打了两个“上勾拳”,热剌剌的有些痛;打完之后,便心平气和起来,似乎打的是自己,被打的是别一个自己,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别个一般,——虽然还有些热剌剌,——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躺下了。

铁拳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敌之后,便愉快的跑到酒店里喝几碗酒,又和别人调笑一通,口角一通,又得了胜,愉快的回到土谷祠,放倒头睡着了。

“毁天灭地!”梦里似有回响,他睡着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jingcaimuban1.com/swxf/6644.html